分类 我很丑恶吧 下的文章

情感日积月累无处发泄,但是我抓住了一束光,我向光倾诉了我所有的情感,光逃跑了。

这个病我难以启齿,我害怕被贴上“矫情”、“幼稚”的标签,我畏惧歧视与压力。
我认为它是心理疾病,但是它能把我杀死。
我害怕说出来它的名字,我甚至不敢再心里默默的说。
我没有去医院开药,我没有对任何人说,除了我最信任的朋友。
那张诊断证明,静静的躺在最隐秘的抽屉里面。